风停后的共享经济

“站在风口,猪也能飞起来。”

一年多前,用这句话来形容“共享经济”或许再贴切不过了。

论起“共享经济”,大部分人首先联想到的应该是满大街泛滥的共享单车。但事实上共享经济绝非互联网的首创。

共享其实很好理解。就好比我有多套房产,我一个人想必肯定是住不了的。但是我可以选择将多余的房子共享给别人住。当然咯,住可不能是白住,得收取一定的费用。于是,在我共享房子的同时我还获得了经济回报。房东与租客,就是较为原始的共享经济。

可惜的是这只是一个比方,我并没有多余的房产。

就本质而言,共享经济强调了物品的“使用权”而弱化了“私有权”。

共享经济的发展本是一件好事,毕竟随着生活物质水平的提高,谁的身边都会产生闲置的物品。这一将私有闲置物品的使用权进行出租,进而从中获取回报的方式,绝对是一件群众喜闻乐见的事情。

1.

回到2007年,Brian Chesky 和Joe Gebbia刚搬到旧金山不久,他俩发现自己已经穷得快租不起一间Loft了。后来有一天,他俩突发奇想,在房间的地上放了个床垫,寻思着可以租给别人睡一觉赚点小钱。只是他们自己也没想到他们的市场空间很大,眨眼间他们就做大了,做成了知名全球的民宿网站:Airbnb(爱彼迎)。

Uber的历史也有点类似。创始人GarrettCamp发现每个月花800刀雇一个司机很贵,即使那时他已是一个百万富翁,可越有钱的人越抠不是么?于是在2009年元旦那天,他突发奇想:我他么找人一起雇司机不就划算很多了么?

说实话,这些“突发奇想”其实每正常人都想得到。

这两家公司最终成功的原因其实根本不在于创始人的突发奇想,而是他们背后资本的力量,风的力量。

举个栗子来说说什么是风吧。

话说老王、Tony、小李三个人一起去公司开会。到了他们高大上的30楼会议室后,老板问:你们仨都怎么来上来的呀?

老王说我是坐俯卧撑做的,Tony说我是跳高跳的,小李最油滑说是老板您领导的好。老板听了非常不高兴,破口大骂:放你们的狗屁,你们都是坐电梯上来的!

可惜,讽刺的是外国的风刮到了厉害国没多久便减弱为了热带低压了。刚满30个月,Uber中国便被滴滴给收购了。而Airbnb由于国内起步较晚,市场上还没出现成熟的对手,暂时逃过一劫。

Uber退出那会,来自于西方的风是减弱了,可国内的风刮的正烈。什么共享单车大战,滴滴快车大战,以及各种求着你用的共享充电宝等等。

悲哀的是,这些风口的猪都只是刚刚起飞,还没开始展腿翱翔,风便停了。

可能吹的都是电吹风吧。

据公开数据显示,仅就摩拜和ofo两家,融资总金额合计便超过了40亿刀,折合人民币就是250多亿元。假设按照500元一辆来计算,摩拜和ofo融资的钱能够投放5000万辆单车,这相当于北京上海和深圳三座城市所有人口每人一辆单车。

结果呢?

其中的不少不是被偷了就是进了“单车坟场”。

共享单车的丢损率有多高?

摩拜和ofo的官方说法是10%,厦门的运维人员说至少20%,真实数据可能远比这个要高。反正如今我已经很难在上海的街边骑到摩拜和ofo第一代投放的百万辆单车。

所谓飞的越高,摔的越惨。

当然这句话,还有下半句:如果没有飞过,你永远看不到那起飞后的风景。

用这后半句来形容涉嫌前几天杀害年轻姑娘的滴滴顺风车司机或许也挺合适的。媒体说,他在犯罪以前,他已经出清了自己的信用,共在22家互联网金融平台贷过款。

我曾经在《还理什么财》里说过我被骗的故事,当今的社会有不少人都是过着借贷的生活,花呗以及各种信贷公司变着法子求你去透支消费。而这些借贷P2P公司本质上也是一种共享。你用不着的钱,借给我用,我还你利息。只是我还不还,得看我脸色。

毕竟,自古都是借钱容易,还钱难。

这位嫌疑犯目测大概率上已经见过了那样的风景,于是他无法再忍受开顺风车赚取薄微收入的日子,最终有一天心生歹意犯做出了龌龊的事情。所以这几天每被问及对于这件事的看法时,我的回复都只是简单的三个字:没办法。

2.

人的本性皆是自私、利己、私欲的。

好人变坏,或许是迫不得已,又或许只是本性暴露而已。

同时,这世上所有的资本都是逐利的。资本家可不是慈善家,所以风也总有一天会停。

享受飞翔快感的时候,不考虑一下摔下来的感受,和吸毒有什么两样?

随着有消息称摩拜被美团收购后创始人套现15亿走人,最近又不断传出ofo被滴滴收购的消息。虽然ofo极力否认,但被收购我想应该是如今最好的结局吧。

毕竟ofo里我还有200多元的余额,我可不想就这样黄了。

PS,原先写的是《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觉得不太合适,于是删改了内容,有点散,抱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